本報記者 董釗 實習生 孫娜
  11月29日,由北京巨星龍文化傳媒、齊魯晚報聯合主辦,濟南娛人製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承辦的“此時此刻”許巍世界巡迴演唱會,將在濟南奧體中心東荷體育館激情開唱。9月25日,許巍來到濟南召開新聞發佈會,並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。
  許巍表示,他每次來都幸福地感受著山東歌迷的存在。在即將到來的演唱會上,他將專門留出時間,與大家一起“萬人大合唱”,藉以重溫經典。
  濟南演唱會上
  唱片中的經典都會有
  齊魯晚報:2005年,我曾經參加過你在高校舉辦的一場小型音樂會,現場氣氛令人感動。對濟南的這場演唱會,你有什麼期待?
  許巍:我仍然記得那次音樂會,特別感動。如果再有那樣的氣氛,對歌手來說是一種莫大的幸福。
  齊魯晚報:你對山東歌迷有啥印象?
  許巍:我每次來山東的時候,他們都對我太好了,包括這次也送了我很多禮物。我琴房裡的泰山石,就是上次來濟南做節目時他們送我的,每次看到泰山石我都會想到他們。
  齊魯晚報:你的歌能和“記憶”、“成長”這些詞掛起鉤來,這次演唱會在曲目上如何編排?
  許巍:所謂懷舊,是指歌曲本身能帶給一些人曾經成長的記憶吧,我本人並不懷舊。我每個時期的演唱會都是新老歌曲結合,甚至新歌更多些。基本上每張專輯里的歌都會有,從第一張到現在,當然也會有《藍蓮花》。
  好的作品源自心靈
  而不是潮流
  齊魯晚報:一個成功的音樂作品,最大的特點是“走心”。在專輯《此時此刻》里,我們感受到了一個更加樂觀、豁達的許巍,這種變化是因為年齡嗎?
  許巍:有一定的關係,每個人閱歷不一樣。我當年看U2的時候特別喜歡,他們的傳記里有一句話:有的人雖然70歲了,可是他有一顆17歲的心;有的人可能只有17歲,卻有一顆70歲的心。很多人的生活態度決定了他對一些事情的看法。包括鮑勃·迪倫,我太喜歡他了,他73歲了,現在他在每場演唱會最後都會唱《forever young》,歌詞特別棒:“我曾經蒼老,但我現在風華正茂。”
  齊魯晚報:這些年,國內的音樂環境發生了不小的變化,這些有沒有影響到你的創作?
  許巍:絲毫沒有。好的藝術品的方向,就是要有廣闊的視野。這些年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學習和修養自己,潮流都會過去,重要的還是文化,真正的文化來自於心靈。
  齊魯晚報:對你而言堅守自己的音樂風格,和與時俱進、擴大音樂創作寬度相比,哪個更重要?
  許巍:擴大,要一直擴大,聽《空谷幽蘭》到《在別處》,從歌詞、音樂風格和對文化的瞭解都不一樣,變化太大。二十多歲的我更關註西方音樂,三十歲回頭看自己的東方文化,是不一樣的。我去英國見到音樂家艾倫,吉他手告訴他,《空谷幽蘭》是我聽中國古琴來的靈感,後來他把這首歌扒下來了。
  歌迷讓我感悟
  “好好活著,好好唱歌”
  齊魯晚報:現在看來,搖滾樂已經不復當年盛景,你認為優秀創作匱乏是不是原因之一?
  許巍:中國從來沒有繁榮過,那隻是一個時期,中國也出了很多很棒的音樂家。現在反而更好了,很多年輕的音樂家創作出更多的風格。在英國搖滾樂是主流音樂,他們最厲害的就是你站在倫敦就能感受到歷史。我們也要愛護自己的文化,並以此為基礎,將當下有未來感的創造力融合在一起,才能有偉大的作品。
  齊魯晚報:這次演唱會在與歌迷互動上有沒有特別的設計?對於多年一直陪伴你的他們,你最想說什麼?
  許巍:我會專門給歌迷留下合唱的時間,我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好。我想感謝大家,就像今天,雖然我在埋頭簽字,但是我的心是有感觸的。每次他們跟我互動的時候,我都會告訴自己要好好地活著、好好地做音樂,這是對我人生的一個激勵。
  “我對選秀節目沒興趣”
  本報記者 董釗 實習生 孫娜
  自許巍來濟開演唱會的消息發佈後,齊魯晚報、齊魯晚報網以及齊魯影業的歌迷們,提出一系列問題請記者代轉,本報記者選擇其中一些問題,和許巍做了交流。
  齊魯晚報:演唱會上有沒有神秘嘉賓?
  許巍:沒有。這次我一唱到底。
  齊魯晚報:有很多90後喜歡你的歌,考慮過給他們寫歌嗎?
  許巍:90後喜歡我的歌的人越來越多,這是我沒想到的,但是沒有想向這方面傾斜,因為藝術,人類的情感是共通的。
  齊魯晚報:你的一些朋友現在也參加選秀節目,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會以“導師”的身份出現在節目中?
  許巍:一定不會。我知道我適合做什麼,我不適合這個,也沒有興趣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許巍:我期待“萬人合唱”)
創作者介紹

孝順

ikqnkzjz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